ici-bas人间



连接


本家:

画板:

OekakiBBS

手書きブログリスト

组织:

宣传 2009原创月历 蘼岚



这里


空流

Author:空流




柜子




日子




爪印




储存




吐槽




你们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2009.04.12  照片 <<15:48


忽然翻出了很多以前的照片-V-

四川 阿坝  草原


湿地 花湖 但是花还没有开……

黄昏

同行的人都走了,我们站在山坡上,等着太阳下山。后来着凉了,在半路呕吐

广安

忘记是哪里了,松树林很美丽

南京 屠杀纪念馆

不喜欢新馆,说是加建,却几乎把旧馆拆完了,后来何镜堂同学又跑去设计了中国馆,我很沉默

充气轻质混凝土板(?),也许吧……

南京 晨光机械厂

苏州 拙政园荷塘



No.18 / 杂物 / Comment*6 / TB*0 // PageTop▲

2009.03.27  最近看的 <<23:26


《一个岛的可能性》无数次的想到序言里的那句话:你们之中,有谁值得永生。不是怎样永生,或是永生了之后会又怎样,而是你们值得么?前提就错了
某位写的论文,称之为,假科幻,仿佛所谓科幻就不该是如此反应现实的。我呸!


《我的米海尔》“我之所以写下这些是因为我爱的人已经死了。我之所以写下这些是因为我在年轻时浑身充满着爱的力量,而今那爱的力量正在死去。我不想死。”
一如既往温柔苦涩的奥兹,他给自己改名为力量,你是否真的拥有力量了?
汉娜的米海尔,腼腆,笨拙的说着笑话,有魔力的手指,把玩茶勺。他们确实相爱。
“我在心目中就像一个臆造品。一个人怎么能够期待自己超越另一个人心目中臆造出来的事物呢?但我是一个真实的人,米海尔。我不是你心中的臆造品。”
究竟是真切的孤独,还是女人自我的玻璃缸。隐藏的野心,压抑的欲望,在奥兹的眼中,女性是否都是这样的存在。他笔下的她们像是尖利的刀锋,在无尽的沙漠中无处使力,那沙漠是米海尔也是西奥,温存得压抑,绵长的延伸着没有尽头,她们挣扎着要超脱淹没她们的爱人。终于直到爱都死去了,只剩空虚的挣扎

奥兹看着她们和他们,带着并非怜悯的同情,和宽宏大量


《春日泽 云梦山 仲昆》以前看的时候哀叹偃师超越时代的智慧给了他幸福也给了他厄运,也哀叹姜无宇卑微的灵魂,想方设法从自卑的阴影中拜托,却又给自己蒙上了友人老师的鲜血。而现在只是在想,他们真的是朋友么,还是确实仅仅是孤独的人相互慰藉,一个清高,一个市侩,奇异的聚在一起,所谓的朋友是不是仅仅是一场幻觉所以最后才走向了悲剧。可是姜无宇,他看着阿偃被杀,抱着阿偃的头颅时,他是真的无比伤心自责,不容置疑的。他说阿偃是他唯一的朋友,不是谎言。而偃师明明什么都知道还是选择了沉默了,我想他是懂的,懂姜无宇的自卑,他的欲望和恐惧,他在看着他的时候,会不会是怜悯而宠溺的,就好像长者看着一个孩子的挣扎,用沉默去包容他的任性和愚蠢。
这两个人,拥有的很多,缺失的也太多,多到只能去维持这微妙的关系才能填补巨大的空虚。越是快乐无忧,终结的时刻就越是悲伤。
偃师在最后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听不到的句子缠绕了姜无宇一生。他是卑微的人,却不是恶毒的人,只是太需要拥有些什么证明自己,人活着都需要

只有一点是确定,杀死人的是人心。


《中国建筑文化讲座》无论对错,试图从文化层面更深层次的解释中国古建筑,都是值得学习的。以及,它让我看到,如今中国现代建筑发展到如此畸形的状态都是有根源的,错的不是甲方或者是领导,他们是中国人,太典型的中国人,建筑师也是中国人,他们在一起做出的建筑,注定不是外国的那一套。
古代西方,建筑是特别的存在,表达宗教的神圣性,作为了依附在之上的艺术品的背景,没有建筑就没有随之产生的绘画和雕塑,曾有位理论家说只有建筑和音乐才是真正的艺术,当时不理解,现在看了很多之后理解了。你绝不能要求没有真正意义上宗教的中国人也创造出这样精神的建筑,中国只有世俗的建筑,提供一个棚子,就是它的职责。
另外书中涉及很多跟建筑无关的也很有意思,比如筷子和刀叉,只是有一点很奇怪,曾出土过夏商时期的刀叉,中国人竟然放弃这种餐具转向了更直接也更难用的筷子,有点费解。


《街道的美学》还没看完,是城规的经典著作。在我看来前面有点别扭,过于单纯的从气候来解释建筑,日式成熟的梁柱体系之所以成熟最大原因是学习了中国吧,然后再根据自身的条件来改良形成另一套关联又确实不一样的系统,日本人这个很在行。后面渐入佳境。早日看完!

No.13 / 杂物 / Comment*2 / TB*0 // PageTop▲

 Home